电话小图
中间大图
您的位置:潍坊律师 > 律师指南 >

邯郸“矿工律师”热心法援8年少赚百万元

作者 admin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08-26 12:02

  他,曾是一名煤矿井下矿工,勤奋好学,用知识改变命运,通过自学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他,怀有质朴的工人情结,主动承办法律援助案件,执业8年来,累计办理职工维权案件400余件,半数以上为法律援助,至今保持“零投诉”记录。

  他,创造了业内职工维权最高工伤赔偿记录,累计获赔金额高达225万元。更为难得的是,该赔偿未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法院诉讼等繁琐的司法程序,仅历时两天,效率之高、赔偿之巨,业内罕见。

  他,代理的“不经工伤认定程序法院判决工伤赔偿案”“不公平赔偿协议可以被推翻案”,分别入选2014年度和2016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本人也逐渐成长为邯郸市总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团的骨干律师。2016年,其荣获河北省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荣誉,并被推荐为全国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候选人。

  2002年,23岁的李水全成为冀中能源峰峰集团九龙煤矿的一名井下矿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篇题为《从修鞋匠到律师》的报道,感触颇深,决心通过自学实现律师梦。

  “一个下井工人还想当律师,做梦吧!”面对工友的调侃和家人的不解,李水全不为所动。下井前、吃饭时、上下班途中,他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都挤出来用于读书。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李水全初次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就顺利通过考试并取得法律执业资格证书。2009年,他又取得了律师执业证,完成了从矿工到律师的转型。

  数年的矿工经历,李水全见过许多工人因伤致残,家庭随之瞬间贫困的悲剧,也深知基层职工维权的窘境。李水全成为一名专职律师后,用法律武器维护广大职工合法权益,成为他奋斗的方向和目标。他有意识地参与处理工资拖欠、经济补偿、社保费欠缴、工伤保险待遇等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劳动争议案件。

  2012年,李水全创造了一项业内最高工伤赔偿记录,其代理的“天价工伤赔偿案”,为二级伤残职工耿某争取到赔偿款累计高达225万元。在与用人单位的谈判中,面对李水全拟订的总额300余万元的赔偿清单,当事企业负责人私下表示可以给其几十万元的“辛苦费”,希望他能“手下留情”。面对诱惑,李水全坚决拒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企业不差钱,为啥不能把这笔钱赔给受伤职工呢?!”

  一番唇枪舌剑,双方最终达成“天价”赔偿协议——225万元。更为难得的是,该赔偿未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法院诉讼等繁琐的司法程序,仅历时两天,效率之高、赔偿之巨,业内罕见。

  执业以来,李水全律师成了邯郸市总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团的骨干律师。他凭借娴熟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的办案经验,累计办理职工维权案件400余件,赢得了当事人的一致赞誉。而且,在办案过程中,李水全律师恪尽职守,一身正气,赢得了当事人和用工单位的尊敬,执业8年来保持着当事人“零投诉”的记录。他代理的“不经工伤认定程序法院判决工伤赔偿案”“不公平赔偿协议可以被推翻案”,分别入选2014年度和2016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

  “职工不懂法律不可怕,可怕的是执法机关和部分办案人员也不能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这是李水全在司法实践中感觉最头疼的现象。“花最小的代价,为职工们取得最大化的利益。”这是李水全的办案追求。

  针对争议较大的维权案例和法律问题,李水全先后撰写了十余篇论文并在学术网站和公众媒体上发表,从立法精神、公平正义原则角度,力求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很多观点得到了司法机关的认可。

  2012年7月,在高空作业时摔伤的杨某找到李水全律师,由于杨某受伤未申请工伤认定,咨询了多家律所,均被告知已超过工伤认定时限,难以获得赔偿。

  李水全代理此案后,维权第一步即遭遇困境,当地劳动仲裁委出具了“不予受理通知书”。李水全并不气馁,将该案起诉至法院。一审法院认为,没有工伤认定,法院不能直接认定工伤,建议撤诉,但李水全坚持直接判决工伤赔偿的观点,最终一审被驳回。

  案件发回重审,李水全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和法律依据,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撰写的《劳动争议裁诉标准与规范》关于未经工伤认定法院能否直接确认工伤的观点,还从网络上找到了相关判例提交给主审法官。

  最终,一审法院采纳了李水全的观点。2014年6月,一审法院判决确认了事实劳动关系,并由被告承担原告的工伤待遇。该案被评为“2014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有专家这样点评:“本案最大亮点是在法律援助律师的努力下,未经工伤认定程序,人民法院直接判决用人单位承担工伤赔偿责任,这对于简化工伤职工维权路径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价值。”

  2017年6月,在一起工伤赔偿案件中,被鉴定为8级伤残的职工杜某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不能与用人单位达成赔偿协议。李水全接受委托后,到山西省灵石县与用人单位协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谈判技巧,仅用一天时间,就与用人单位达成了一次性赔偿32万元(5万元医疗费除外)的赔偿协议。

  在司法实践中,法援案件因为特有的公益性,又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被许多律师当做“烫手的山芋”。

  曾经的煤矿工人经历,在李水全心灵上深深地烙上了一种质朴的“工人情结”。执业以来,他始终秉持“为职工代言、为职工维权、最大化保护职工利益”的原则,对法援案件来者不拒,甚至主动要求代理。

  2015年,涉县王某等14名农民工找到李水全,希望李律师能帮他们讨回被拖欠的工资。由于工资被长期拖欠,这些农民工的生活大多陷入困顿。

  李水全一面耐心平复农民工师傅们的情绪,讲解维权知识,一面积极为他们申请了法律援助。在他的帮助下,劳动仲裁裁决不仅确认了案件当事双方的劳动关系、裁决用人单位支付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还支持了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

  裁决下来后,14名农民工手捧锦旗找到李水全,齐刷刷地站在他面前鞠躬致谢。想起当年的情形,李水全至今心潮澎湃。

  8年来,李水全平均每年代理案件50余件,其中法律援助案件占半数以上,累计为工伤职工追讨赔偿款超过一千万元。

  有朋友曾给李水全算过一笔账,如果把做法援案件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普通案件上,李水全至少能多做200个案件,按每个案件收费5000元计算,8年时间他少挣了100万元。

  对此,李水全则豁达地说,“账不能这么算!帮工人兄弟维权,我得到了快乐和满足。这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2016年,李水全荣获河北省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荣誉称号,还被推荐为全国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候选人。

  【摘要】 工人师傅请李水全(左一)帮着维权。2012年,李水全创造了一项业内最高工伤赔偿记录,其代理的“天价工伤赔偿案”,为二级伤残职工耿某争取到赔偿款累计高达225万元。8年来,李水全平均每年代理案件50余件,其中法律援助案件占半数以上,累计为工伤职工追讨赔偿款超过一千万元。

  他,曾是一名煤矿井下矿工,勤奋好学,用知识改变命运,通过自学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他,怀有质朴的工人情结,主动承办法律援助案件,执业8年来,累计办理职工维权案件400余件,半数以上为法律援助,至今保持“零投诉”记录。

  他,创造了业内职工维权最高工伤赔偿记录,累计获赔金额高达225万元。更为难得的是,该赔偿未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法院诉讼等繁琐的司法程序,仅历时两天,效率之高、赔偿之巨,业内罕见。

  他,代理的“不经工伤认定程序法院判决工伤赔偿案”“不公平赔偿协议可以被推翻案”,分别入选2014年度和2016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本人也逐渐成长为邯郸市总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团的骨干律师。2016年,其荣获河北省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荣誉,并被推荐为全国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候选人。

  2002年,23岁的李水全成为冀中能源峰峰集团九龙煤矿的一名井下矿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篇题为《从修鞋匠到律师》的报道,感触颇深,决心通过自学实现律师梦。

  “一个下井工人还想当律师,做梦吧!”面对工友的调侃和家人的不解,李水全不为所动。下井前、吃饭时、上下班途中,他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都挤出来用于读书。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李水全初次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就顺利通过考试并取得法律执业资格证书。2009年,他又取得了律师执业证,完成了从矿工到律师的转型。

  数年的矿工经历,李水全见过许多工人因伤致残,家庭随之瞬间贫困的悲剧,也深知基层职工维权的窘境。李水全成为一名专职律师后,用法律武器维护广大职工合法权益,成为他奋斗的方向和目标。他有意识地参与处理工资拖欠、经济补偿、社保费欠缴、工伤保险待遇等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劳动争议案件。

  2012年,李水全创造了一项业内最高工伤赔偿记录,其代理的“天价工伤赔偿案”,为二级伤残职工耿某争取到赔偿款累计高达225万元。在与用人单位的谈判中,面对李水全拟订的总额300余万元的赔偿清单,当事企业负责人私下表示可以给其几十万元的“辛苦费”,希望他能“手下留情”。面对诱惑,李水全坚决拒绝:“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企业不差钱,为啥不能把这笔钱赔给受伤职工呢?!”

  一番唇枪舌剑,双方最终达成“天价”赔偿协议——225万元。更为难得的是,该赔偿未经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劳动仲裁、法院诉讼等繁琐的司法程序,仅历时两天,效率之高、赔偿之巨,业内罕见。

  执业以来,李水全律师成了邯郸市总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团的骨干律师。他凭借娴熟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的办案经验,累计办理职工维权案件400余件,赢得了当事人的一致赞誉。而且,在办案过程中,李水全律师恪尽职守,一身正气,赢得了当事人和用工单位的尊敬,执业8年来保持着当事人“零投诉”的记录。他代理的“不经工伤认定程序法院判决工伤赔偿案”“不公平赔偿协议可以被推翻案”,分别入选2014年度和2016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

  “职工不懂法律不可怕,可怕的是执法机关和部分办案人员也不能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这是李水全在司法实践中感觉最头疼的现象。“花最小的代价,为职工们取得最大化的利益。”这是李水全的办案追求。

  针对争议较大的维权案例和法律问题,李水全先后撰写了十余篇论文并在学术网站和公众媒体上发表,从立法精神、公平正义原则角度,力求正确理解和适用法律,很多观点得到了司法机关的认可。

  2012年7月,在高空作业时摔伤的杨某找到李水全律师,由于杨某受伤未申请工伤认定,咨询了多家律所,均被告知已超过工伤认定时限,难以获得赔偿。

  李水全代理此案后,维权第一步即遭遇困境,当地劳动仲裁委出具了“不予受理通知书”。李水全并不气馁,将该案起诉至法院。一审法院认为,没有工伤认定,法院不能直接认定工伤,建议撤诉,但李水全坚持直接判决工伤赔偿的观点,最终一审被驳回。

  案件发回重审,李水全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和法律依据,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撰写的《劳动争议裁诉标准与规范》关于未经工伤认定法院能否直接确认工伤的观点,还从网络上找到了相关判例提交给主审法官。

  最终,一审法院采纳了李水全的观点。2014年6月,一审法院判决确认了事实劳动关系,并由被告承担原告的工伤待遇。该案被评为“2014年度河北省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有专家这样点评:“本案最大亮点是在法律援助律师的努力下,未经工伤认定程序,人民法院直接判决用人单位承担工伤赔偿责任,这对于简化工伤职工维权路径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价值。”

  2017年6月,在一起工伤赔偿案件中,被鉴定为8级伤残的职工杜某在长达半年的时间内不能与用人单位达成赔偿协议。李水全接受委托后,到山西省灵石县与用人单位协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谈判技巧,仅用一天时间,就与用人单位达成了一次性赔偿32万元(5万元医疗费除外)的赔偿协议。

  在司法实践中,法援案件因为特有的公益性,又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被许多律师当做“烫手的山芋”。

  曾经的煤矿工人经历,在李水全心灵上深深地烙上了一种质朴的“工人情结”。执业以来,他始终秉持“为职工代言、为职工维权、最大化保护职工利益”的原则,对法援案件来者不拒,甚至主动要求代理。

  2015年,涉县王某等14名农民工找到李水全,希望李律师能帮他们讨回被拖欠的工资。由于工资被长期拖欠,这些农民工的生活大多陷入困顿。

  李水全一面耐心平复农民工师傅们的情绪,讲解维权知识,一面积极为他们申请了法律援助。在他的帮助下,劳动仲裁裁决不仅确认了案件当事双方的劳动关系、裁决用人单位支付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还支持了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

  裁决下来后,14名农民工手捧锦旗找到李水全,齐刷刷地站在他面前鞠躬致谢。想起当年的情形,李水全至今心潮澎湃。

  8年来,李水全平均每年代理案件50余件,其中法律援助案件占半数以上,累计为工伤职工追讨赔偿款超过一千万元。

  有朋友曾给李水全算过一笔账,如果把做法援案件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普通案件上,李水全至少能多做200个案件,按每个案件收费5000元计算,8年时间他少挣了100万元。

  对此,李水全则豁达地说,“账不能这么算!帮工人兄弟维权,我得到了快乐和满足。这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2016年,李水全荣获河北省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荣誉称号,还被推荐为全国维护职工权益十佳律师候选人。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两江新区青枫北路18号凤凰座A栋7楼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